那位怒打罗志祥的大妈你永远都只能是“广场舞

那位怒打罗志祥的大妈你永远都只能是“广场舞
2019-01-15 12:53 未知 编辑:admin

  8月18日,《极限挑战》在上海街头、高校校园内录制,一时间各种偶遇路透照片、视频刷爆朋友圈。

  听说节目组和明星们将要到街头录制节目,早已围满了人。大家或举高手机、或踮起脚尖,欲一睹明星风采。其中,一位大妈(下图红框中,拿绿色手机的)利用身高优势,挤过人群中从保安的腋下钻过,及时地卡在了前排。当时孙红雷和罗志祥还没有下车。大妈只是拿起手机拍照。

  随后,孙红雷和罗志祥下车,大妈又第一时间举着手机冲在最前面,还挡住了摄影师的镜头。孙红雷和罗志祥下车后,往右边方向走。此时,大妈一把甩开保安的手,又一次冲在了最前面,紧紧地跟在孙罗二人后面。趁着周围环境的混乱,大妈冲到孙罗二人身后,竟然使劲拍打罗志祥的后背七八下,疼得小猪下意识地加速躲避。

  据知情网友留言爆料称,视频中大妈的孙女因为非常喜欢孙红雷、张艺兴等明星,也非常喜欢看《极限挑战》。最近几次考试以来,成绩下滑严重,因此,大妈将成绩下滑的原因归咎孙女追星上。

  先不说孙女成绩下滑是否真的是由追星造成,主动打工作中的公众人物已是很低级的行为。真人秀的嘉宾们也是惨,竟然还要为小女孩的成绩下滑背锅。

  不知从何时起,中国大妈已经成为负面新闻的主要主人公。在微博上搜索大妈,我们看到的是“在地铁上剥蒜”、“排排坐蹭空调”、“因没床位怒砸医生”,这些新闻上,大妈们表现出来的形象是自私自利、斤斤计较、贪小便宜。

 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,大妈这个群体是中国中生代的中坚力量,她们代表着社会的形象。然而不知为何,我们会看到出现在新闻里的大妈,永远只在抢地盘跳广场舞、放音乐扰民,甚至在特殊时期大量囤货使得华尔街专门给我们的大妈一个名称——中国大妈。

  这些称谓和形象让所有人一度对大妈这个群体感到失望,但我们知道,中年女性赋闲在家的时候,每日重复买菜做饭打扫,她们没有更多的事可以休闲消遣,最多不过是看电视。但是这些事做久了对身体确实不好,所以大妈们开始聚在一起了。

  大妈们汇成的这个集体,才是真正引起关注的导火索。聚在一起的大妈能干什么呢?道东家长说西家短、大嗓门笑起来整个小区都要抖三抖、搬弄是非贪小便宜,这些都是对“大妈”这个群体的刻板印象了。

  大妈们聚在一起跳广场舞,更是让世界给这个群体打上新的标签。“广场舞大妈”是一个特殊的群体,甚至年轻人说出这个名词的是带着讽刺意味的。

  广场舞是大妈的运动,青年人无法参与。广场舞的配乐,从来只是朗朗上口的“通俗流行乐”。为什么被年轻人说成“土掉渣”的《套马杆》被视为广场舞金曲?因为这首歌节奏鲜明、旋律欢快、朗朗上口,在这首歌的衬托下,所有的大妈都能把广场想象成草原,而自己是那美丽的姑娘。

  所有的人都会老去,但所有人都希望自己永远年轻。大妈们自然也希望自己是“天边那美丽的云彩”。可是时光一去永不回,往事只能回味,大妈们在广场舞中回味她们年轻时在迪厅蹦迪的日子,也未免不是追忆逝水年华的方式。

  我们说的广场舞大妈,不是某一个人,而是一个群体。关于一个大妈的形象,我们会想到热心肠的邻居阿姨,会想到菜市场热情洋溢的大婶;而一群大妈,瞬间只有广场上舞动的身影、震天的音乐,还有无处安放的篮球架。

  我宁愿相信有人说的那句话“不是老人变坏了,只是坏人变老了”。正是因为相信这句话,年轻人才能对这个社会上更多的心地善良的大妈们抱有尊敬的态度。我们还会给那些善良的大妈取更多的称谓——“最美环卫工人”、“最美食堂阿姨”、“最佳居委会调解员”等等等等,而不是称她们为“大妈”。